梅华书香2021-02-22 15:37:32

前天两位终于打上了疫苗,我们这个城依然满得排不上队,先生跟我们的医院总部吵,吵,吵,总部便把他排到了一个靠近机场的小城,说那里人少可以打上疫苗。先生又按照规定上说的,伴侣年龄不到也得一块打,又吵,吵,吵,医院只好把我们排到了一起。

开车一个多小时赶到了打疫苗的医院。医院好像是把一个放物质的仓库改成了打疫苗的场地,反正是场地十分宽敞,人与人距离拉得开开的。进去之后拿了表格填好,然后排队打了疫苗,我的衣服穿得很宽松,袖子推上去就可以打了。先生比较胖,衣袖过紧只好把外套和毛衣都给推掉了。

疫苗打好了,又让坐着排队预约下一次打疫苗的时间,后来给我们写好了3月初的时间再来打第二针。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家算是美国著名的牛排馆,叫Longhorn steakhouse人很多需要等,等就等吧两人各挨了一针,总归需要自我安慰,自我善待,自我疗伤啊。

先生说这家餐厅是一家连锁餐厅,有股票上市,他曾经买过,从来没有大涨,也从来不会大跌,感觉是不冷也不热的股票呗,这类股票最好不要留,留了也赚不到什么钱的,对吧。他原以为餐厅是德州开始的,网上搜索居然是亚特兰大两位最好的朋友于1981始建的,哈哈。

如今已经发展到美国不同地区及其它一些国家,总部早已经搬到了佛州奥兰多市,拥有连锁店近500家,总资产16亿美元。我们点了两份牛排,熟透的,要了两份玛格丽特鸡尾酒。老外的胃口就是大得不行不行的,一份牛排够我吃两次,玛格丽特鸡尾酒给了两个小铁桶,所以根本也是太多了,喝不完。

两人消费一共花了80美元,在亚特兰大吃餐就是觉得物美价廉,感觉良好。回到家,先生又非要开车去一个出租房查看,劝他完全不听。就是说啊,人年龄越大越固执己见,原本想跟他一起去,想想如此固执之人他爱干啥干啥吧,我便上床睡觉了。先生回来时,我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他说自己的胳膊痛得快抬不起来了,我说,我的胳膊也痛得不行不行的。

今天是打疫苗的第三天了,胳膊的痛已经减弱了很多很多,但是先生却告诉我,我们进餐的这家知名牛排馆好像是破产了,因为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不要吧,希望Longhorn steakhouse牛排馆能挺住了,度过这一难关,前面,不久的将来就可以见到曙光了呀!是呀,再大的困难,再难忍受的疼痛,最后都要依靠自我克服与取得最后的胜利!!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