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雁2021-02-22 17:37:49

画眉入鬓深,眼线秋波好。
正是明前买茶时,须采秦淮草。

客中浮梁多,掌上轻腰少。
生蒜生葱生韭菜,北地胭脂俏。

 

 

胡思乱想2021-02-23 20:51:42
哈哈,“生蒜生葱生韭菜,北地胭脂俏 ”。很务实,很可爱~~。但不知雁君如何勾起了如此情怀?)))
衡阳雁2021-02-23 21:44:39
多谢胡兄。在其他网站步诗友韵,要求写情色风流。生蒜生韭菜在高阳《玉座珠帘》中有描写,写淮军将领剿捻时与山东风尘女子的一夜买醉
胡思乱想2021-02-23 22:33:22
难怪。我说雁君怎么忽然从苏子瞻想到北地胭脂了,简直判若两人。原来才华横溢,重在一个“横”字啊:)))
衡阳雁2021-02-24 10:51:18
哈哈!横行霸道还差不多!多谢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