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照2022-05-25 12:08:03

子彈從何處射來

 

子彈可以從任何一個槍口突然發射

無論持槍人是男女老幼

一個預選最高法院的法官說

因為不是專業的生物學家

因此她/他本人無法正確判斷一個人的性別

 

我,一個非人類學的普通百姓

更無從判別一個生物是不是人

我,一個非槍械專業人士

也無從判斷飛過來的是不是子彈

 

但是,我相信我是個人

我相信我作為一個人的認知

我相信好多孩子大人被子彈擊倒

死亡,受傷,痛苦,驚嚇,困惑,。。。

 

如果我們無法分辨男人女人

我們更無法分辨好人壞人

如果我們不知道子彈是否可以殺人

那麼我們也不會相信人可以殺人

有人說子彈不會殺人

是人在殺人

醫院不會看病

是人在看人的病

有人說持槍權是人的權利

有人說管理槍也是人的權利

 

如果我們不相信法官

那麼世界就會落入混沌

如果我們相信法官

那麼

很可能這個世界男女不分

同樣落入混沌

 

這些子彈從何處來向何處飛

法官說不明白

人人說不明白

誰明白

誰不明白

 

是和非

在一個沒有刻痕的尺度上

不太可能量清楚

 

說說罷

誰說

誰聽

 

我只好高高遠遠地豎起耳朵

時刻注意十面八方的聲音

從此我判斷

人類不久的將來

最發達的器官

不是心

不是腦

更不是四肢和肝肺

而是耳朵

兩隻長長大大的耳朵

 

順風耳逆風耳

一邊一個

 

或者應該長出更多個耳朵

 

秦照與2022/5/25。德州又突發槍擊案,小學生,成人,青年,奶奶,等等死亡多數,令人傷心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