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Rawson2022-05-25 22:29:56

接下来的几日,大魅羽白天同兵士们混在一起,看似忙碌又充实,其实心里没底儿,很慌。然而身为舰长,她的精神状态决定整艘舰的士气,谁垮她也不能垮。正如在战场上,主帅若能从头到尾保持镇定,责任便尽到了一半。

只有晚上回舱后,她才允许自己脱掉乐观的外壳,同这个年龄段的其他女人一样,在痛失爱人、前路不明的时候陷入彷徨无助。铮引还活着吗?敌人绑走他是为平安逃离六道,现既已确定不会有追兵,会不会兔死狗烹?他若是死在虚空或别的世界,轮回转世都无法再回六道,与她再续前缘。

可若是连海盗们都不知该如何去夭兹人的老家,那她就只能打道回府,连他是生是死也无从知晓了。即便如愿以偿地找到目的地,也可能便如涅道所言,修罗人孤零零一只军舰,还没开到人家门口就被围攻击毁。

这些念头在白日里只是阳光下的暗影,到了夜里却膨胀成怪兽,整夜压迫着她的神经。担心缺觉影响第二天的精神状态,魅羽让属下将船上为数不多的几罐酒都拿到她的房间。按说以她这个段位的修行者,即便是烈酒,要做到千杯不醉都是可能的。但修行者自己若是奔着醉去的,就另当别论了。

几天后,酒喝光了,她离开自己的舰长室,一路走去船尾那个密闭的小室。里面只有头顶一盏昏暗的小灯和墙壁上那个刻着月牙轨道图案的大按钮。她将门关上,一呆便是一个时辰,如同被孤身遗弃在船外的虚空里,灵魂不灭地漂浮在无尽头的时间与空间中。可她宁愿被这种超自然的恐惧占据,可以让她暂时不去想铮引的事。

至于墙上那个圆盘大小的按钮,她是不打算去按的,免得节外生枝。然而就在到达荧骨岛的前一天晚上,当她又抬起手来抚摸按钮上的图案时,面前的小门突然被推开了。是凤驹有急事找她,四处不见人,担心她出了事,便一间间屋子寻来。当时魅羽正愣神,门这么一开,让她手一震,竟按下了那个按钮。

周遭的一切瞬间消失,包括整艘舰艇和面前的女副官。魅羽发现自己的身体浮在空中,并快速移动着,速度和船速一样,然而她却并非置身于漆黑的虚空。脚下是个明亮的世界,准确地说,是个小镇。有齐整的马路,高低错落的楼房,每片小区中央有花园或喷水池。

可这些景物绝非她所熟悉的世界。马路都是半透明的,能看到地面之下快速行驶的地铁,和摆着琳琅满目商品的店铺。路面上的汽车开着开着就能就升入半空,加入头顶的车流。视野中的远方,一片金光闪烁的摩天大厦丛林直插天际,旁边一座椭球形的城堡悬在高空……

“长官,你怎么了?”

魅羽倏地回到船里的世界,面前的凤驹正担忧地望着她,已将她搁在按钮上的手拿开。

“没事,我走神了,”魅羽喘了口气,一边同凤驹离开小屋,一边回忆起半年前去四天王天基地的经历。除了六道所在的这个世界,宇宙中还有个暗世界,两个世界共存于同一空间内,互相间只有重力的作用。那个基地已掌握人体明暗转换的技术,这些年来也派了不少人去暗世界,却没有回来的。

而方才那间小屋能在无需转换身体的情况下,让人直接观察到暗世界,这可非同小可。等回去后她得尽快告诉小魅羽和境初。

“长官,”凤驹打断她的思绪,“雷达显示我舰左前方六百海里处有两艘船,也在朝荧骨岛的方向行进,计算后的结果是早于我们一个半时辰到达。会不会是敌舰?”

敌舰?魅羽心中一动。正愁找不到敌人老家呢,若真是夭兹人,她可不能轻易放他们走。

“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她故意问凤驹。正常来说,这时她收到的答复应当是建议减速,观望一阵再过去。

凤驹咬牙切齿地说:“长官,我们应当加速前行,赶在敌舰到达荧骨岛前把他们灭了,好给你男人报仇!”

魅羽被气笑了,果然是她带出来的兵。“报仇不急这一时,照原计划前行。强龙不压地头蛇,这里是海盗们的地盘,夭兹人只有两艘船,不敢造次。真要是交上火了,咱们也带了武器,该怎么打就怎么打便是。”

魅羽没说出口的是,拿她自己的经历来说,她年龄不大却屡陷绝境,能次次化险为夷并非她运气好,而要归功于她那如神兽一般敏锐的直觉,和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在她看来,计划之外的变数不见得总是坏事,有时能带来意想不到的转机。善用意外的人,更有可能完成普通人办不到的一些事。

******

第二天早晨,魅羽站在“接送舰”船头,远望着前方虚空中的巨型骷髅头结构,指示舰长朝骷髅张开的大口处飞去。她记得头骨中住的是海盗,入口处为码头所在地,码头后方便是统帅成烎的府邸。而头骨下方那两条“腿骨”板块,一条载着种植园和奴隶,另一条是自由贸易商埠。

两艘敌船早已停泊在码头,一艘运输舰,一艘护卫舰,果然都是夭兹人的船。几十个夭兹士兵连同海盗们,正从运输舰上卸货。看护卫舰的等级并不高,应当就是趟以运输为目的的虚空旅行,真打起来,未必是修罗人的对手。

魅羽稍稍松了口气,回自己的房间,从行李中取出一套领口绣着海棠花的桃红色衣裙换上,再给自己梳个中规中矩的采莲髻。发髻中除了金饰玉饰,还有两只毛球花,把自己的年龄一下子从二十出头扳回十六七岁。

随行的四个女兵,也都让穿上便装,个个怀抱礼物篮,内盛包装精美的特产、布匹等。

没错,她魅羽的男人被掳走了,她伤心欲绝,可人家海盗招谁惹谁了?魅羽一向自诩没有她搞不定的老头子老太太,因为她深谙老人家们的心理——越老越迷信,忌讳越多。做小辈的回家就该热闹喜庆、感恩惜福。万不可一个个少言寡语、拉长个脸,这是来给老人家奔丧吗?

至于礼品嘛,她的怀里揣着梵焰湖的地契,这自然是份大礼。然而成烎是她老祖宗,谁回娘家不是大包小包带一堆?贵重的礼品显示诚意,吃的用的则能拉近乎。这方方面面,魅羽可都考虑到了。

穿戴完毕,魅羽手持一把小巧的宫扇,下船,过了铁索桥,来到成大统帅门口,却被守门的海盗告知:“今日府中有事,概不见客,请回吧。”

有事?魅羽瞅了眼守卫那副不耐烦的神色,先退到一旁,在心里合计对策。其实她下船后便已听到动静——附近某个操练场上聚集着不少人。

“最后一批?快点儿吧,时候不早了!”

听码头处有海盗在呼喝,魅羽循声望去,见十来个莺莺燕燕、花里胡哨的女人从小艇上下来,朝广场那边走去。女人们的形貌良莠不齐,但显然都是经过精心打扮的,看气质则多为贫贱出身。

“喂,你真的想被选中吗?”当中一女问身边的同伴,“我呀,在这儿都住惯了,可不想挪地儿了。听说那些巨人凶着呢!”

“早就盼着离开了。虽说大统帅待我们还不错,这巴掌大的地儿待一辈子,会闷死人的。”

巨人?看样子是要被夭兹人带走的。魅羽回身,从女兵手中的篮子里摸出一盒桂花糕,塞进近旁的海盗手里。“这位大哥,你们这是在选啥?我也去凑凑热闹,行吗?”

海盗微低头,用那张河马般棕黑油亮的脸庞对着她,鲁莽但不乏善意地打量了她一番。“是要选,呃,进贡给一个什么亲王的女人。听说那些夭兹巨人们科技先进,但历来以军事风格管理民众,歌舞器乐都没怎么发展。先头每年从你们那儿找几个能歌善舞的姑娘送去,把亲王迷得七荤八素。”

啊?还有这种事?魅羽暗暗乍舌。

海盗接着说:“结果最近打了大败仗,给人家赶出来,货源断了。听说亲王就跟抽大烟的犯了烟瘾一样,知道我们荧骨岛还有存货,这才派船运来些物资,想换几个娇小可爱的六道姑娘带回去,能唱会跳就更好了。丫头看样子像权贵人家的大小姐,可别去跳火坑,好好找个男人嫁了吧。”

魅羽闻言,心中主意已定。用宫扇遮口,冲海盗一笑,“大哥言之有理。放心,我只是去瞧下热闹。”

说完带上四个女兵,步伐轻快地朝广场走去。

******

广场最外圈是住这附近来看热闹的海盗及家属,还有从下方板块坐小艇上来的民众,大家指着场中央四五十个年轻女人们,小声议论着。女人们零散地站在那里,有的东张西望,有的搔首弄姿。观众同女人之间,则有一圈手持火把、荷枪实弹的海盗警卫在维持秩序。

广场一角有乐队,另一角聚集着几十个夭兹士兵。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魅羽觉察到身后四个女兵的情绪变化,命她们留在场外,不可冲动。

而魅羽仆一进场,便能感到主席台上一道精光射向自己,她知道那定然是有着第三只眼的鬼祖宗、海盗头子成烎。成烎依然是一身粉色长袍,只是在台上那么一站,便尽显阴柔肃杀的鬼王之气。身边是三个高大的夭兹军官,背后一丈开外围着十几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应当是成烎的夫人们。

此时乐声响起,场中央的女人都开始翩翩起舞。虽然各跳各的显得杂乱无章,这么些胭脂红粉一齐眼波流转、衣决飘飘,倒也算赏心悦目。而魅羽则自顾自地穿过人群,朝主席台的方向走去。她生性泼辣、能打善斗,但终归是兮远从小按照七仙女的标准调教出来的徒弟,无论外貌还是歌舞修养,岂是凡间的庸脂俗粉可比?

看似在行走,实则脚底生莲,一步三摇,手中宫扇随着乐声划出优美的弧线。真可谓无招胜有招,将舞蹈的“精”与“魂”尽显无疑。越来越多的观众将注意力从场中央的女子移到她身上,连台上那三个夭兹军官也开始望着她窃窃私语。

终于来到主席台前,魅羽站定,躬身朝成烎行了个万福。“孙辈羽儿给老祖宗和夫人们请安了!”

魅羽没有自称全名,是因为夭兹人军中颇有些人听过她的大名。无论是作为涅道妹妹、修罗统帅的准夫人,还是作为魅羽中将她自己,都是敌人忽略不得的人物。

行过礼,直起身来,见成烎的三只眼睛一齐望过来,像是瞬间洞悉了她心中的那些小九九。然而许是顾忌夭兹人在旁,并未多说,只是点点头。“难得丫头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祖宗这话说得!”魅羽一晃头,发髻里的珠翠也跟着摆个不停。“自从别人知道了孙辈的祖宗是谁,一个个隔三差五地来献殷勤,都巴望着能抱上祖宗这棵大树,门槛都快被他们踩烂了。要不是离太远,今儿来的可不只是羽儿一个人啦。”

成烎哼笑一声,“这张嘴……行了,你先去府中等候,办完事后我去找你。”

成烎话说完,一旁走来个女仆,领着魅羽朝统帅府后院方向走去。快要走出广场的时候,魅羽灵识中见身后有个高大魁梧的人快步追上来,是台上那三个军官中的一个。

“你、等下!”军官操着生硬的六道语言,冲魅羽叫道,“我见过一副画像,你熟面、不,面熟……”

魅羽没有转身,只是在心中默念了句老君的咒语,军官便扑通一声倒下了。夭兹人都没有修为,她这句咒语使了七成功力,军官至少要昏迷一整日方能苏醒。

她已打定主意,同随她来的那些修罗兵就此别过,自己以舞女的身份坐夭兹人的船离开。但身后的军官必须除去,魅羽暗想。船起航后,就得找机会动手。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南瓜苏2022-05-25 22:40:36
没想到临睡前坐个沙发。
可能成功的P2022-05-25 22:52:48
开头那几段把孤舟航行中的寂寞烘托得很好。看来要以选秀进入敌人腹地啦!
南瓜苏2022-05-25 22:59:21
铮引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希望他能轮回来。查了一下,还真有采莲髻这回事,超减龄。明天俺也梳一个。
Porcelana2022-05-26 05:24:46
我也希望铮引能够回来。
Anthropologi2022-05-26 05:39:08
给你男人报仇这句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又好哭(我写了个啥)。魅羽这是又要以身饲虎了。姓成的就是粉魄魄?
nearby2022-05-26 07:44:05
先赞!
FionaRawson2022-05-26 09:04:34
是啊,这次去了,可能一时半会儿(直到半年后的婚期)都出不来了
FionaRawson2022-05-26 09:05:42
采莲髻有这个名字,但具体怎么梳,谁也不知道,都是自己瞎猜的。估计古代没怎么留下这种发型书:)
FionaRawson2022-05-26 09:05:59
谢谢,铮引加油!
FionaRawson2022-05-26 09:07:03
对,成烎就是粉魄魄。。。魅羽是以母老虎去饲公老虎:)
FionaRawson2022-05-26 09:07:16
dontworry2022-05-26 09:13:49
感觉大魅羽还抱着一丝和铮引重逢的希望,所以她有悲伤但没有绝望。我喜欢坚强的女人。
紫若蓝2022-05-26 09:26:46
心疼魅羽。高妹笔下的场面太壮观了,拍成电影一定震撼。我老想着电影镜头的样子……
浮云驰2022-05-26 09:50:31
这个能转换的小屋神奇啊,她是只能看到但进不去对吧,好戏快开场了,马上要混进去救夫了,又是一场斗智斗勇加逗趣:)
FionaRawson2022-05-26 10:10:18
对,这要归功于她是修行者。换成我们普通人,很多时候无能为力,想不放弃也不可能了
FionaRawson2022-05-26 10:13:23
对,只能看,相当于把自己“投影”到了另一个世界。转换成暗物质,恐怕要从粒子甚至超弦方面入手了
浮云驰2022-05-26 10:30:28
晕!太复杂了,只能不明觉厉了:)
zaocha20022022-05-26 10:49:17
大魅羽也有脆弱的时候,高妹前面几段看到高妹的柔情
悉采心2022-05-26 13:47:37
想象力了得,还有,要很深的科学知识做底,才能写得这么让人信服
FionaRawson2022-05-26 17:00:26
啊,你们老把我和魅羽混在一起:)
FionaRawson2022-05-26 17:01:17
采心过奖了,版上的刘慈欣是望沙,去年每天5000字硬科幻,希望有天重出江湖
BCBGirl2022-05-26 18:21:05
为啥叫娜娜?
dontworry2022-05-26 18:52:12
Fiona,na na
BCBGirl2022-05-26 20:31:09
哈哈 老大的小名也好听:)